独家 | 埃塞俄比亚机场滞留事件,身处风口浪尖的留学生们

随着国外疫情愈发严峻,越来越多的海外中国公民想要回国,其中就包含大量中国留学生。4月2日,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表示,我国海外留学生总数160万,目前142万人尚在国外,分布在不同国家和地区。

3月30,多名网友在微博上称回国中转航班被突然取消,200多人滞留在埃塞俄比亚机场,其中大部分为中国留学生。求助信息得到了微博大V的转发,引起了大量网民的关注。很快,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的协助下,滞留人员乘坐专机于31日顺利抵达上海浦东机场。

诡隘科技有限公司

留学生最终回国,从结果上来看是令人欣慰的,然而事件却没有结束。求助的当晚,一些留学生的“不恰当”言论引发了部分网友强烈的不满与批评。有人认为,留学生利用了网络舆论“绑架”大使馆前来营救;有人觉得,留学生不知感恩,是一群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; 还有一些自媒体将留学生描述为“不讲道理的巨婴”,将事件推入了一层又一层讨伐的声浪中。

那么滞留在埃塞俄比亚机场的留学生到底经历了什么?他们的求助真的是一场不讲道理的“道德绑架”吗?疫情之下,他们是出于怎样的原因踏上了归国的颠沛之旅?面对批判声,他们又有怎样的感受和思考呢?

澎湃新闻私家地理独家专访亲历埃塞俄比亚滞留事件的中国留学生,听听他们在这场风波中的经历。

迟迟不飞的“诺亚方舟”

“3月22号,我订好了28号的机票。一直到出发当天,航空公司都没有发来任何航班变动的消息。”

Kyle今年20岁,来自上海,回国前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埃文斯维尔大学做交换生。3月28号一大早,他来到芝加哥机场,准备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航班飞往上海(中转埃塞俄比亚),却在登记前被突然告知,航班可能会取消。Kyle今年20岁,来自上海,回国前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埃文斯维尔大学做交换生。 Kyle 图

Kyle今年20岁,来自上海,回国前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埃文斯维尔大学做交换生。 Kyle 图

一起在芝加哥机场等候出发的中国留学生一共有17人,大家都来自美国的各个城市。眼见航班马上要起飞,工作人员说:“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可以先飞过去。”于是,Kyle选择了继续前行。

“飞机上的人很少,除了我们之外,还有三个非洲旅客。14个小时后,在当地时间3月29号的早上7点15分,我们抵达了埃塞俄比亚机场。”Kyle说。

抵达机场后,Kyle才发现,就在前一天,已经有一批中国人滞留了。他们原本要乘坐3月28号的埃航ET606航班飞往广州,却在当天被告知航班被取消,一百多名归国人员被困在了机场。

“听说28号有一批人临时改签跟着飞往上海的航班走了,但因为座位有限,剩下的一批人就被安排跟我们一起乘坐29号23点55分飞往上海的ET684。”Kyle解释道。于是,加上刚到的约50名中国旅客,埃塞俄比亚机场共滞留了近200名归国华人。埃塞俄比亚机场内滞留的中国留学生。 Kyle 图

埃塞俄比亚机场内滞留的中国留学生。 Kyle 图

“他们问我们怎么还能飞过来,好像事先没有从埃航那里听说我们的消息。但紧接着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就在现场清点人数。统计完后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很有信心地对我们说,一定能飞。”

当时临近中午,在大使馆的安排下,机场滞留的众人被安排去中转酒店休息。Kyle心想既然大使馆都说一定能飞,想必今天自己一定能坐上回国的飞机,便也安心地去休息了。驻埃塞俄比亚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在机场分发口罩。 Kyle 图

驻埃塞俄比亚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在机场分发口罩。 Kyle 图

“在第一程起飞之前,埃航官网已经确认根据中国民航局 ‘1司1国1周1班’的新政策,保留每周日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的一趟航班,并且从29号(周日)开始实施。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放心地飞到了埃塞俄比亚,而且落地后,我们也拿到了第二段的登机牌。”

据了解,3月26日,为了严防境外输入,中国民航局发布通告:从3月29日零时开始,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。根据埃航官网最新通知,目前,埃航飞往中国的航班只留了一班飞往上海的航班,每周日一次。

“踏上这趟行程并非投机取巧,抑或博政策的概率。大家都是普通的留学生,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冒险呢?”她强调道。

只是没想到,回到中转酒店休息后没过多久,这张来之不易的登机牌却发生一系列坎坷的转折和变故,也为接下来一场舆论的风波埋下了伏笔。

求助与获助的 “时间差”

“下午,航空公司发来了邮件,通知我们目的地从上海变更为广州,过了几分钟后,新的邮件又来了,这一回说:航班被取消了。”Kyle回忆道。

得知航班被取消后,Kyle与同伴们立马赶去了机场。机场人员解释,今天飞往中国的航班已经全部取消。

“当时机场里,一部分中国留学生在与机场的工作人员沟通,另一部分人联系了驻埃中国大使馆,大使馆表示会派人来机场帮助我们协调,让我们先等着。”Kyle回忆道。

然而一直等到晚上九十点钟,大使馆突然回复今天不会有人来了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大家开始着急。不仅如此,晚上9点之后,中转休息酒店拒绝留学生们继续入住,大批人又回到机场。

没有电话卡,没有移动Wi-Fi,Kyle和3个同伴跑到机场二楼大厅蹭网络。见迟迟没有航班恢复的消息,Kyle和小伙伴们打算重新办理机场酒店的入住手续。然而刚办理完,微信群里就有同学说:“大使馆已经跟机场人协调好了,机场酒店可以让我们再多住一晚上。”

这是一个让人惴惴不安的夜晚,没人知道自己还要滞留多久,也没人知道明天是否可以顺利回国,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焦虑的夜晚,有人开始在微博上寻求帮助。

求助信息集中发布在埃塞俄比亚当地时间3月30日凌晨至上午10点之间。其中,最受人关注的是@QQ奶茶七分糖少冰写下的千字长文,其中分享了滞留人员面临的身心压力和防护用品短缺等问题,并在最后引用了清末海军将领刘步蟾的名言——“此去西洋,深知中国自强之计,舍此无所他求。背负国家之未来,求尽洋人之科学。赴七万里长途,别祖国父母之邦,奋然无悔。”另外,在拥有85万粉丝的微博大V@秋天的亦然推动下,“#中国留学生埃塞俄比亚滞留”的话题开始走上了热搜。在微博大V的推动下,“#中国留学生埃塞俄比亚滞留”的话题开始走上了热搜。 微博截图

在微博大V的推动下,“#中国留学生埃塞俄比亚滞留”的话题开始走上了热搜。 微博截图

“现在回想起来,在那段‘失联’的时间,大使馆应该也仍然继续着协调的工作,只是没有和我们沟通。临时取消赴约也让我们心生了很多疑虑,误以为他们不管我们了。这大概就是误解产生的地方。”Kyle说。

第二天早上一起床,vnscrbyc威尼人Kyle打开微博,发现自己“火了”。还没来得及仔细看,微信群里突然收到了消息,通知所有人8点半去机场准备登机。

“3月30日当地时间上午10点左右,回国的航班终于起飞了。”Kyle说。3月30日当地时间上午10点左右,飞往上海的归国航班终于起飞。 Kyle 图

3月30日当地时间上午10点左右,飞往上海的归国航班终于起飞。 Kyle 图

顺利从英国回国后,Ivan在朋友圈发了几张行程中的照片,结果收到了许多朋友的私信,不少人误以为他也滞留在了埃塞俄比亚机场。然而事实上,他乘坐的那班埃航ET606很幸运,于3月28日顺利抵达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

“朋友把热搜转发给我看,我也去看了原微博和下面网友的评论。说实话,心里很不舒服,感觉有些网友对留学生疫情期间归国这一现象有着相当大的误解。”Ivan说。Ivan乘坐的那班埃航ET606很幸运,于3月28日顺利抵达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

Ivan乘坐的那班埃航ET606很幸运,于3月28日顺利抵达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

埃塞俄比亚机场内,大批中国留学生正在等待回国的航班。 Ivan 图

“当时机票还比较便宜,于是就买了25号回国的机票,但心里其实还在犹豫要不要回来。”

促使Ivan下定决定的主要有三个因素。首先,日渐增高的确诊比例,让他对当地的疫情防控失去了信心。“我居住的小镇仅有约30万人口。在我离开时,当地已经出现了12例确诊病例。截止到昨天,确诊病例更是增长至了123例。这是什么概念呢?我家乡广东省中山市拥有300余万常驻人口,累计确诊数量也仅在70例左右。”

“还有一个很客观的因素,我们那儿的仇华情绪比较严重。回来前的21号,我和朋友出去采购,一个英国人看到我们戴着口罩走过来,就摇下车窗冲着我们谩骂。我们学校还有中国留学生出门被人打,当地的年轻人会走到你面前咳嗽,故意挑衅。”

“可能城市本身就不太安全,犯罪率比较高,因此那段时间我基本都不敢出门。 ”

3月26号下午6点,Ivan从曼彻斯特机场出发,27号上午6点30分抵达埃塞俄比亚。当天晚上11点20分,他乘坐埃航ET606航班,于次日回到了广州。

“ET606比较特殊,我听说是目前为止出现来粤输入病例最多的一趟航班。只要再晚一天,我可能就回不来了。”Ivan说。

截至3月29日24时,广州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79例,其中,共有18名病例曾经乘坐过由埃塞俄比亚飞广州的ET606航班。3月28号,从埃塞俄比亚飞往广州的ET606被取消。终于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 Ivan 图

终于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。 Ivan 图

“受争议的微博中,有一些观点确实存在问题。求助者不应该带入太多主观的情绪,应该实事求是,把自己的处境说清楚。还有一些人因为航班取消就开始阴阳怪气地抱怨大使馆,抱怨政府 ,这样的行为十分不妥。”Ivan说。

“但激进的网友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地去讨伐别人,更不必对这位同学的过往深挖细查,指指点点。当事人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,说话不够严谨多多少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换位思考一下,求助后得到的不是帮助,反而是大量的谩骂和谴责,如果是你,会是怎样的心情呢?”

在一片指责声中,“祖国建设跑老远,千里投毒排第一”是最常听到的一句话,也是最让Ivan难受的一句话。

Ivan说:“在祖国陷入疫情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忘记祖国,都在尽力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,比如我们学校的学联原先有一台文艺晚会,得知祖国发生疫情后,马上取消改成了一个募捐拍卖会,将善款和物资捐赠给祖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。身边很多的朋友都说:出国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国。”大家开始穿上绿色的防护服,乘坐专车,前往各市各区的隔离酒店。 Ivan 图

大家开始穿上绿色的防护服,乘坐专车,前往各市各区的隔离酒店。 Ivan 图

“另外,当时我们很多人的行李是直挂的,不在身边。在没收到大使馆回复的情况下,我们很迷茫,不知道是应该去拿行李,还是继续等。而且之前有一批人已经等了一天一夜,情绪就是这样子累积起来的。”

还很多人批评留学生回国后没有第一时间感谢国家,Olive解释道:“大家在微信群、在机场,都向大使馆工作人员表达了衷心的感谢。3月 30号,当飞机起飞的那一霎那,座位上自发地响起了掌声。”

“不可否认,在本次疫情之中,留学生群体中有一部分人真的做得很不好,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,但大家不应该把个案放大到整个群体。”Ivan说。

如果沉默可以消解偏见

因引用了刘步蟾的名言成为众矢之的,@QQ奶茶七分糖少冰很快进行了道歉,随后删除了所有微博,注销了账号。微博大V@秋天的亦然也删除了最初转发的求助微博。很多留学生们选择避而不淡,用沉默中止争论,但偏见和误解真的可以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淡去吗?

3月31日上午4点多,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的Kyle发了一条微博,感谢了凌晨还在坚守岗位的机场工作人员。随后,他在微博下方也对滞留事件做了一个解释。他写道:“大家都只是刚成年的人,看到那么多负面评论,心里肯定不好受,希望大家相互理解,不要过度揣测。”3月31日,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的Kyle发了一条微博,感谢了凌晨还在坚守岗位的机场工作人员。 Kyle 图

3月31日,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的Kyle发了一条微博,感谢了凌晨还在坚守岗位的机场工作人员。 Kyle 图

“如果已经预设了立场,哪怕知道了事情的全部,似乎也无法客观看待了。”Olive无奈地说道。

的确,一句话并不能回答所有的质疑,也化解不了所有的偏见和恩怨。但同样,一个人的行为也并不决定整个群体的好与坏。

“固然,在留学生群体之中,有部分人员的不当言行影响了这个群体的声誉,但大多数留学生还是言行有度的。此外,我们虽在外接受教育,但也怀揣着赤子之心,心系家国。我希望有更多留学生主动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内心,让大众有更多机会了解我们的真实想法,对留学生群体有更全面的认识;同时也希望留学生能被社会舆论温柔以待,少一些误解与偏见。” Ivan说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原标题:她虽然又胖又丑,但却是“谋女郎”出身,被初恋骗财后她至今单身

原标题:博君企业助力复学复课

原标题:幽默笑话:闺蜜结婚男方家很有钱,送份巨额彩礼。

【17173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原标题:“打脸”英语怎么说?

posted @ 20-04-11 10:01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vnscrbyc威尼人,威尼斯人v5566,威尼斯v29网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